• <p id="nhhay"></p><td id="nhhay"></td>
  • <table id="nhhay"></table>
    <acronym id="nhhay"></acronym>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羅伯特·索耶:中國科幻文學不要模仿和復制西方
    來源:澎湃新聞 | 來源:澎湃新聞  2023年11月02日15:19

    對科幻迷來說,羅伯特·索耶是一個如雷貫耳的名字。這位國際科幻小說界最高獎項大滿貫得主,在全球幾代科幻迷心中都播下了夢想的種子。今年10月,他專程來到成都參加世界科幻大會,與中國的科幻迷進行了深度的交流。而后又在北京、上海參與多場科幻交流活動,并在上?;顒娱g隙,接受了澎湃新聞記者的專訪。

    索耶在上海與中國作家江波對談活動中

    索耶在上海與中國作家江波對談活動中

    年過六旬的羅伯特·索耶,盡管旅途勞頓,依舊神采奕奕。談起中國的科幻,他滿是贊許和期待。在他看來,中國的科幻產業充滿活力和潛能,比西方更有希望。當提到給中國年輕科幻作家的建議,他說:“請不要模仿或試圖復制西方的科幻小說的風格。劉慈欣的成功告訴我們,寫一個深深植根于中國歷史和文化的故事,你就可以得到全世界的讀者?!?/p>

    和科幻作家談話,自然要探討未來。關于未來,索耶表達了針對全球環境危機的普遍擔憂,也提出了有關技術發展的豐富想象。談起自己小說中提及的各種科技,他滔滔不絕。已經出版25部長篇科幻和大量中短篇科幻小說的他,依然筆耕不輟。他透露自己正在寫一本關于人工智能接管世界的新書,預計明年春天就能完稿。

    采訪后,羅伯特·索耶擺出了《星際迷航》中瓦肯人的見面禮手勢。程千千 攝

    采訪后,羅伯特·索耶擺出了《星際迷航》中瓦肯人的見面禮手勢。程千千 攝

    見證中國科幻十幾年的發展,期待美好未來

    澎湃新聞:你的作品早在20年前(《計算機中的上帝》,四川科學技術出版社,2003)就被翻譯引進了中國,那時科幻小說在中國還遠遠達不到如今的流行程度。當時是怎么發生的?這些年來,中國的讀者給你帶來了什么?

    羅伯特·索耶(以下簡稱“索耶”):我在中國的成功要歸功于《科幻世界》副總編輯姚海軍,他發現了我的作品并將其引進了中國。

    我的第一部小說是在1990年出版的,當時是33年前,科幻小說還是很受歡迎的。但如今在北美,已經沒有那么多科幻小說的讀者了,奇幻小說要更受歡迎。至于科幻小說,大多數人更愛讀關于糟糕未來的反烏托邦小說,而我寫的大多是積極的一面。我寫的是真正的科幻小說,沒有幻想,沒有魔法,沒有虛構的信仰。從很多方面來說,中國讀者比北美讀者更適合我。因此,我很高興能有一家中國的出版社翻譯出版我的作品。我的祖國加拿大有將近4000萬的人口,而中國人口有14億。如果我只能在一個國家受歡迎,那最好是中國。

    索耶作品

    索耶作品

    澎湃新聞:你多次到訪中國,對中國的印象如何?這些年來感受到了中國的哪些變化?

    索耶:我第一次來中國是在2007年,也就是16年前。這些年來我看到中國出現了越來越多新的建筑,我認為這就是一個國家繁榮的表現,它越繁榮,它的建筑就越漂亮。一個很好的例子是這次成都舉辦世界科幻大會的成都科學館,它是一座嶄新的建筑,非常漂亮。這次來中國,我在上海、北京和成都,都看到了很多更現代的建筑。

    此外,我也看到中國人的生活質量在不斷提高。相比北美,這里似乎有更多的熱情和美好的未來前景。這非常令人欣慰。

    澎湃新聞:那你覺得中國的科幻產業這些年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索耶:2007年我第一次來中國的時候,中國的科幻產業幾乎只局限于一小撥的科幻讀者。那年我見到了劉慈欣,當時他只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新人作者。而后他的《三體》獲得了雨果獎,成為了國際暢銷書,也為中國科幻小說打開了通往世界的大門。所以現在我們看到很多中國科幻作家的作品被翻譯成英語和其他語言出版。我在世界科幻大會上看到了一個關于《三體》的展覽,它被翻譯成25種語言來展示。這對于2007年的中國科幻來說是難以想象的,而今它成為了現實。

    而剛剛在世界科幻大會上揭曉的雨果獎,我們迎來了第二位獲獎的中國作家(海漄)。我認為這是一種趨勢,它會持續下去。中國科幻小說不僅在國內獲得了更多的讀者,在國際上也擁有了更廣泛的受眾。

    澎湃新聞:你在世界科幻大會上是否和劉慈欣以及其他科幻作家、科幻迷有所交流?你們聊得怎么樣?

    索耶:是的,我見到了劉慈欣。我不會講中文,他的英文也不好。所以我們首先用《星際迷航》里瓦肯人的見面禮打了招呼(伸手比劃了這個手勢)。當我們一起參加活動時,我們通過翻譯溝通。我們在科幻小說的某些方面意見一致,也有分歧。但作為朋友,我們禮貌而友好地對彼此的不同意見表示尊重,我們的互動是積極的。他知道,我肯定是他作品的忠實粉絲。我很榮幸能與中國21世紀最偉大的科幻作家一起擔任主賓。

    當然,我也跟很多現場的科幻迷交流了。語言是一個障礙,我不會說中文,但他們中的很多人都會說英文,所以我們聊得很愉快。當然,他們都贊揚了我的作品,讓我感到很溫暖。

    他們也問了西方科幻產業的狀況。我不得不告訴他們這個不幸的消息,它不像以前那么健康了。他們想知道我對中國的新人作家有什么建議。我說,請不要模仿或試圖復制西方的科幻小說的風格。劉慈欣的成功告訴我們,寫一個深深植根于中國歷史和文化的故事,你就可以得到全世界的讀者。因此,我給中國年輕作家的建議是,當你講述自己的故事時,要對自己這個國家的5000年偉大歷史感到自豪。

    對于他們中的很多人來說,這是他們第一次參加科幻大會。他們很高興能夠認識有共同興趣的新朋友,因為很多人在學?;蚬ぷ鲌鏊?,很難遇到自己之外的其他科幻迷,而在這次活動中,他們看到了成千上萬的人分享他們對科幻小說的熱愛。這讓他們感覺不那么孤獨,這是科幻小說的主題之一。它表明,無論是作為科幻小說的讀者,還是在整個宇宙中,我們都不是孤獨的,還有其他的生命形式。

    在會上,不止是中國科幻迷,我還有機會跟來自世界各地的讀者交談。有來自烏干達的科幻迷,我之前都不知道烏干達還有人讀科幻小說。這真是太棒了。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科幻迷,讓我感到很溫暖。

    硬科幻在西方走向衰落,但科幻的多樣性也令人振奮

    澎湃新聞:你剛才說到,現在科幻小說在北美并沒有那么繁榮了,西方的科幻產業也不太健康。能否詳細談談?尤其是,作為一名以硬科幻出名的作家,你對于硬科幻的現狀有怎樣的看法?

    索耶:在中國,政府鼓勵年輕人從事科技事業。而在西方,所有偉大的科學進步都是在上個世紀取得的。在20世紀,原子能、火箭和航天器、計算機、萬維網,所有這一切,都是由讀過科幻小說的人創造的。

    為了鼓勵年輕人對科學技術產生興趣,讓他們閱讀硬科幻小說是一種行之有效的方法,這能讓他們感受到科學是有趣的,科學未來的可能性可以由他們自己創造。而現在在北美,尤其是在美國,保守的右翼宗教團體一直在否認科學真理。他們的政治影響力能讓這種否認成為官方政策。例如在美國的許多地方,老師不在課堂上教授進化論。學生不學進化論這樣生物學的基本理論,怎么才能培養出未來的生物學家和遺傳學家?在未來。以及,很多美國人反對用疫苗和口罩來控制流感,他們否認了我們應對新冠疫情必須接受的科學事實。這種反科學的態度在美國隨處可見。

    如果科學不受歡迎,那么硬科幻小說就會受到傷害,變得不再那么受歡迎??茖W技術被視為中國的未來,而它被視為美國的過去。因此我認為,硬科幻小說在中國有光明的未來,而它在美國前景黯淡。

    澎湃新聞:你對此很擔心。

    索耶:是的,我很擔心我的生計。當然,這只是玩笑,我對我們的未來很擔心。因為我們需要懂科學技術的政府領導人?,F在,不僅僅在中國、美國或加拿大,整個世界所面臨的很多威脅都是科技問題。全球環境變化是一個我們必須科學處理的問題。人工智能的興起,可能意味著,也可能不意味著人類的終結,這是一個需要有科學素養的人來處理的問題。因此,我非常擔心美國人科學素養的下降,并希望許多在中國的大學里學習科學、技術和工程的年輕人能夠在這里擔任重要的職位,以確保中國能夠應對這些關乎人類生存的科學和技術威脅。

    澎湃新聞:你觀察到目前的科幻發展有哪些趨勢?其中哪些讓你擔憂,哪些讓你感到振奮?

    索耶:首先談談我的擔憂。它真正開始于1977年的《星球大戰》。當時科幻已經慢慢獲得了尊重。人們開始看到,科幻討論的是嚴肅的問題,提出了關于我們技術未來的重要問題,同時也關系到我們的文化,以及人類的可能性。然后《星球大戰》出現了。它看起來就像是盲目的動作冒險?!缎乔虼髴稹防餂]有哲學,沒有深層次的問題。西方的科幻小說太多了。如今,人們越來越傾向于盲目娛樂,不去思考任何事情。事實上,就在兩天前,我有一本新書在美國出版了,它是一本有聲書。大多數評論都是非常正面的,我很滿意。但是有些人的評價是一星。他們都說這部科幻小說里有政治成分。他們不想看到這些現實問題,因為他們看科幻小說是為了逃避現實。這就是美國人對科幻小說的看法。這讓我很難過。

    再說說令我感到振奮的部分??苹眯≌f在西方發展初期很少有女作家,或者是非右派、非白人作家。事實上,我的一個朋友,一位偉大的美國科幻作家,她叫卡羅琳·賈尼斯·徹里(Carolyn Janice Cherry)。但她不能在書中使用自己的真名,她不得不使用自己名字的縮寫作為筆名。她的筆名是C. J. Cherryh.因為她的姓“徹里(Cherry)”是一種水果的名字,她不得不在后面加了一個h,好讓它看起來更男性化。他們試圖讓人們認為她是一個男人,因為他們覺得讀者不會讀女人寫的科幻小說。這是一個可怕的觀念,非常愚蠢的觀念。

    但我們現在看到的是,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女性作家和科幻小說讀者,以及有色人種的作家和讀者。他們的聲音現在得到了代表。今年的雨果獎最佳長篇小說的獲獎者是烏爾蘇拉·弗農。這個女性的名字出現在了雨果獎頒獎典禮上,真的太棒了。在如今的科幻小說界,我們看到了性別、種族、國籍的多樣性,它們多彩的力量造就了科幻小說的多樣性?,F今的科幻小說的這一部分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強大。這讓我很開心。

    澎湃新聞:繼續談談今年的雨果獎吧,也請向讀者推薦一部你欣賞的雨果獎作品。

    索耶:10月在成都舉行的雨果獎頒獎典禮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最好、最有活力、最精心的一次。我非常自豪參加了典禮。

    當然,我推薦所有的獲獎者和入圍者,他們都是值得的。我是約翰·史卡奇的忠實粉絲,他的《怪獸保護協會》入圍了今年的雨果獎。這不是他最具挑戰性的書,但是一本非常有趣的書。我推薦這本。

    幫助一代科幻作家成長,“科幻作家”是他的第一身份

    澎湃新聞:除了科幻小說創作,你也從事影視劇本創作的工作,同時也涉足學術,教授一些課程。在所有這些身份中,科幻小說家是否是你最珍視的身份?

    索耶:那當然。在加拿大,我所居住的安大略省,我可以在車牌上印我想要的任何東西,不一定是政府分配的數字。我的車牌上印的就是“科幻作家”(SF writer),我的網站也是sfwriter.com。我不說自己是科幻老師,或者科幻編劇,我就是科幻作家。這是我的第一身份。當我去世的時候——我希望是在很久以后——報紙上會有我的訃告,寫著“加拿大科幻小說家羅伯特·J·索耶今天去世了”,而不會寫我其他的身份。當然,寫劇本的收入非常高。但寫劇本的時候總是別人在重寫你寫的東西,你重寫別人寫的東西。我不認為一個集體可以產生偉大的藝術。我認為偉大的藝術是由個人創造的。我對我個人的作品比我在電視和電影上做的任何事情都更自豪,更滿意。

    而我教書,是因為我覺得自己有這個義務。在我剛開始寫作的時候,一些老科幻作家幫助了我。對于幫助過我的上一代作家,我唯一能表達感激的方式就是轉身去幫助我身后的下一代作家。教授科幻小說得到的報酬非常少,我不是為了錢去做這件事,而是為了對未來應盡的義務。我這么做是為了確保有新一代的科幻作家能夠追隨我的腳步創作出優秀的作品,這對我來說很重要。在加拿大,我們有一年一度的極光獎,正如中國的銀河獎。所有的長篇和短篇小說獎的提名者都是我的學生。對此我感到很自豪。它體現了我的價值。我幫助塑造了整整一代作家,幫助他們成為他們注定要成為的偉大的故事講述者。

    澎湃新聞:在今天的科幻產業中,影視和游戲往往比科幻小說擁有更廣泛的受眾,以及更多的商業價值。在這種情形下,你如何看待科幻小說的價值和影響力?

    索耶:科幻產業很大,書籍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其中最大的部分可能是科幻游戲,其次是科幻影視。與書籍相比,它們產生了更大的商業價值。我不是科幻游戲的玩家,我從未對此產生過興趣。但由于我講故事的能力,我多次被雇用在這個領域工作。它們很好,但我覺得科幻游戲不像科幻小說或電影那般有趣。

    而我之所以成為一個科幻迷,是因為科幻影視。我小的時候沒有讀過科幻小說,但我6歲時《星際迷航》首播,8歲時《2001太空漫游》上映,正是這些讓我對科幻產生了興趣。有很多科幻電影的主題是動作冒險,我對這些并不感興趣。而我很喜歡一些充滿智慧的科幻影視,比如《星際穿越》,以及《流浪地球》《三體》也很好。我喜歡它們的思想性,而不僅僅是特效?,F在很多電影就像糖果,它讓你眼前一亮,卻不會給你提供任何營養。我對它們不感興趣。但少數真正優秀的作品卻令人驚訝。過去,科幻小說家可以想象出你能在頭腦中描繪出的東西,而電影制作人還不具備技術在電影中做出這樣的描繪。然而現在,有了特效技術,作家能想象的任何東西都能被拍成電影。但科幻小說中關于社會學、宗教和哲學的問題的呈現,電影往往還不能做到。

    全球環境危機才是人類真正的敵人

    澎湃新聞:你希望你作品中的哪些技術可以成為現實?

    索耶:我的很多作品都是關于延長人類壽命或逆轉衰老的。我有一本小說叫《年華倒流》,講的是返老還童的故事;還有一本書叫《星叢》,里面有個人活了幾十億年。這兩種技術我都希望能夠實現。我老了,我已經63歲了,我知道我生命中已經度過的時光比我所剩的時間要多得多。

    科幻小說經常談論一種可以追溯到史前時代的夢想,即活得比自然壽命更長,超過60、70、80、90、100年。我對這種技術非常感興趣,很想看到它們成真。我寫了很多關于意識掃描和數字化的小說。我確信我們能夠做到這一點。從技術上來說,這是可行的。也許今天不行,也許明天不行,但10年或20年后,我們可以做到。我想要將我的大腦復制并上傳到虛擬領域或機器人體內嗎?不,因為它只是一個副本,那不會是我。就像突然間我有了一個雙胞胎兄弟。我會向他問好,我會跟他握手——如果他有一只手就好了,我會邀請他在圣誕節共進晚餐,但他不是我。他是另一個可能擁有相同記憶的人。這很好,但并不是我想要的。我想實現的技術是讓我的生命在實際上延續到了遙遠的未來。我覺得很有趣,我在某些計算機領域的副本也可能會繼續下去。這不是我,所以我對此不感興趣,但我寫了很多關于這兩種技術的小說。

    澎湃新聞:你的小說涵蓋的科學話題非常廣泛,那么目前你最感興趣的是什么話題?

    索耶:我現在正在寫的這本書是關于在人工智能接管世界之后,人類和人工智能能否找到一種方法,讓人類仍然擁有繁榮的生活。我認為我們正處于人工智能接管的巨大危險之中。我正在寫一個這樣的故事,也許當這種情況發生時,我們仍然可以享受幸福的生活。

    我們也可以類比一下,當古代的人類和狼結成伙伴關系時,古代人類顯然處于上風,他們馴服了狼,讓它們變成了狗。狼從野蠻、艱難的生活中走出來,它們現在成了狗,在人類的庇護下過著悠閑的生活??赡茏罱K人類會像狼被馴化一樣,被人工智能所馴化。這不是我們想要的結果,但這可能是最好的結果。如果人工智能接管了世界,希望它們能像我們愛護、珍惜和照顧寵物一樣照顧我們。我正在我的新小說中探索這個問題?;蛟S我明年春天就能把這個故事寫完了。

    澎湃新聞:從一名科幻作家的視角出發,你對未來最大的擔憂是什么?

    索耶:我最大的擔憂是環境問題,這對于我們整個地球來說都至關重要。但是聯合國有190多個國家,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利益和愿望。對于我們這些已經經歷了工業發展期的西方人來說,很容易對南半球和亞洲國家說,你必須限制你的碳排放,你不能再做我們已經做過的事了。這并不公平。但是加拿大對于整個地球來說太小了,如果我們今天完全消除所有的碳排放,也不會有什么不同。

    困難肯定在于技術問題。我們必須找到一個技術解決方案,例如可再生資源,甚至可能是一些了不起的工程,比如放置軌道遮陽傘來遮擋陽光,或者向大氣中放入納米粒子和氣體,來促使地球降溫。但這些嘗試都太冒險了,如果出了差錯,我們就死定了。為了避免搞砸整個地球的環境,我們最好能找到對每個人都公平的外交和政治解決方案。但這需要一個和平的世界、一個對話的世界。而現在,我們正在經歷戰爭,在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哈馬斯和以色列之間也有沖突。

    我們的世界真的是著火了。在我的祖國加拿大西部的大部分地區,安大略北部的大部分地區都在燃燒。去年夏天,美國加州大部分地區都著火了,夏威夷也著火了。由于氣候變化,這個世界正在燃燒,冰川和冰蓋正在消失。不幸的是,我們卻忙于自相殘殺,而不是解決對整個地球的威脅。我們應該對抗真正的敵人,那就是全球氣候危機。

    对白脏话肉麻粗话视频,太深了太爽了受不了了,老师张腿学生桶个不停视频,蒲公英研究所免费进入

  • <p id="nhhay"></p><td id="nhhay"></td>
  • <table id="nhhay"></table>
    <acronym id="nhhay"></acronym>